股票软件定制李玲|股票软件设计开发
愛濰坊 打開

孫夕慶 114次庭審,股東對壘羅生門,受害者還是騙子?

來源:南方人物周刊 編輯:十月。 2019-12-03 16:39 2019-12-03

孫夕慶   圖 / 孫立

8月末的青島,烈日當空,雖有海風陣陣,裹挾著咸濕的水汽,涌入陸地,但整座城市并不清爽。

午后,孫夕慶博士拎著電腦包,從地鐵出來,走進了同安路的一家茶吧。這是他一個朋友的生意場,專門接待洽談業務的商務人士。自從一年前重獲自由后,他常跟幾個朋友在這里相聚,討論新創業項目。

不過,他這天要見的是律師和記者。在此半個月前,他收到了山東省濰坊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檢察院發來的《不起訴決定書》。

“四年半的時光,114次的開庭,換來了這輕飄飄的三頁《不起訴決定書》。我是該哭還是該笑呢?”他在微博上寫道。這當然是他想要的,但他更期盼一份《無罪判決書》。

2015年2月,濰坊企業家孫夕慶被當地公安機關帶走。他在看守所度過了三年半,直至2018年8月獲準取保候審。

15年前,孫夕慶說服7名海外博士歸國,到山東濰坊創立中微光電子(濰坊)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濰坊中微”),生產LED路燈。在一段時間里,他創立的這家公司在當地被稱為“明星企業”,重點扶持。

2014年7月,濰坊中微爆發股東矛盾,孫夕慶之后被罷免董事長、總裁和董事等職務。半年后,他遭股東姜輝昌、陸弘亮等人舉報,涉嫌職務侵占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。

兩年后,孫夕慶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,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。他不服判決,上訴,案件發回重審。

一百余次開庭,馬拉松式審判,結果是:“事實不清,證據不足,不符合起訴條件。”孫夕慶自稱是“打不死的小強”。2019年7月,他向吉尼斯官方申報了“開庭次數最多的刑事案件”世界紀錄,并獲受理。

這種頗具娛樂精神的舉動,看上去更像是一種行為藝術,以示對自己遭受“不白之冤”的抗議。8月20日,他向審理法院申請國家賠償。

法院受理孫夕慶申請重審無罪賠償案件的通知書

檢察院只是決定不起訴,孫夕慶覺得遺憾。這樣的結果,舉報人姜輝昌同樣不滿意。

“在法律程序上,得法院判無罪才叫無罪。檢察院不起訴,我們也納悶。他犯罪的證據多的是,(之前)只是兩個罪名起訴了,好多東西還沒起訴。我認為疑問的地方更多。”濰坊中微股東姜輝昌向《南方人物周刊》說道。“我們發現新證據,肯定會報案,公安理不理就很難說了。”

罷免

2014年7月26日,濰坊中微在公司一樓會議室舉行董事會。在這之前,公司已經很久沒有開董事會了。

一周之前,孫夕慶向濰坊中微股東發送了上半年的財務報告。股東陸弘亮看到利潤數據后,有些懷疑,認為公司實際狀況并沒有財報中的那樣美好。

股東姜輝昌、郭建給他打電話。溝通之后,他決定要求孫夕慶召集董事開會。“我是之前唯一支持他的,如果我叫開董事會,他不能不開。”

26日上午9點過后,孫夕慶一進會議室,發現有點異樣。參與的人并不全是公司董事,還有部分股東和股東代表,跟在他們身后的是一些陌生人。

會議開始后,姜輝昌、陸弘亮、郭建和曹學磊(股東曹學良的代表)等股東們便向孫夕慶詢問公司業績。不到五分鐘,分歧越來越大,大家吵了起來。董事會變成了對第一大股東孫夕慶的聲討會。

“孫總,大家覺得這個賬有些問題,(中微)過去沒有一分錢銀行貸款,現在卻有六千多萬貸款,銷售收入到底哪去了?”郭建說道。“我是實實在在拿錢的,需要看到真實的經營狀況。”

在半個多小時的時間里,股東們一直“控訴”孫夕慶。姜輝昌等股東聲稱,他拿走了公司3億現金,并在青島嶗山買了海信地產的三套別墅。

“以我這智商,抱著現金干嘛?去嶗山別墅,也只向海信地產推銷我們的LED路燈。后來警方調查,發現我在青島根本沒有房產。”孫夕慶向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稱。

孫夕慶忍受不了這種氣氛,說道:“這董事長我不做了,你來做。”姜輝昌稱,在過去的股東會上,孫夕慶說過多次類似的氣話,股東們不以為意,但這次會議上,“我們動真的了,你不做就別做了吧。”

“我們認為現在的財務報表有一些問題,我們想要有一個星期的時間來看報表,這個時間之內,你就不用來上班,但是我們照樣給你工資。”陸弘亮說。他后來向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稱,這一決定是通過董事會投票同意的。“我說,孫總,如果傳言是假,我把你請回來。”股東郭建回憶。

孫夕慶想逃離嘈雜混亂的會場,但被大家圍住,門口站著姜輝昌的司機韓冰。“我被控制在了會議室,回不了辦公室。”他聲稱。

這一天上午,陳希和一進濰坊中微廠區,便發現公司與平時不一樣。他在這里工作多年,很少見保安如此嚴肅,門外還停著一輛警車。

9點多以后,他看到兩批男子陸續進入公司,統一穿CK牌黑色T恤。“第一批三四十人,剩下的一二十人。”他回憶,這些廠外人士很快占據了公司檔案室、信息中心、財務中心和總裁辦公室(即孫夕慶辦公室)。“我們每個辦公室門口他們也有人站著。”

“那天確實來了很多人,在公司的各個部門門口守著,主要是3號樓。”濰坊中微一名老員工稱。

孫夕慶在會議室里,聽到外面一片嘈雜,不知發生了什么。他稱,后來才得知,當天,他的一名客戶——北京中航天訊總經理梁宗興,正在外面等會議結束,與他見面。梁看到出現一群人,向當地特警支隊報警稱,“有暴徒來了。”

特警很快趕到。姜輝昌聽到外面動靜,出去了一趟。“我們是一直開會,出來的時候,我看到一些(警察),問了問,是特警來維持秩序。沒有看到另外一撥警察。開會的時候,一說要罷免孫夕慶,他就一直在發微信,結果是他安排人報警,安排人把公司硬盤、公章藏起來。”

陳希和回憶,黑衣人士進入公司一段時間后,便撤走了一部分。特警到來的時候,已經“走得差不多了”。他中午想到外面吃飯,也被阻止,不得不翻窗出去,到下午已經進不了公司。

孫夕慶稱,這是姜輝昌等人組織的“黑勢力”,意圖控制他,他的辦公室和公司財務部門在當天被“搜了一遍”,損失大量重要文件。

姜輝昌氣憤不已,怒斥孫夕慶才是真“黑”。對于所謂“社會人士”,他向《南方人物周刊》解釋:我們股東超過十個人,很多都是外地的,帶司機過來,有時候帶秘書一塊做記錄,哪一個人不得帶兩三個人?平時開會也是這樣。一切文明。警察出現,只是因為孫夕慶授意秘書報警。”

“警察不管,說是內部糾紛,讓自己解決。”孫夕慶罵了句臟話。

大股東陸弘亮介紹,“我們有一些人,不是公司的員工,那是事實,因為萬一要請他走,或者請他滿足我們的要求時,它有一定的風險。但是,剛剛開始的時候,我也不知道有這些人在。”

他否認自己與姜輝昌、郭建等股東意圖控制孫夕慶。會議結束后,孫夕慶自由離開公司。“他走了以后,我們就有一點懷疑,他可能還會回來,把他放在金庫里面的東西拿走。我們就把他的金庫全部打開,那里的東西全部是跟公司有關的,我們都把它收下來。”

逃離

孫夕慶離開公司時,開走了濰坊中微一輛雷克薩斯汽車。“至今未還。”姜輝昌說這是公司資產。在他的記憶里,孫夕慶算得上是體面離開的,沒有人阻撓他,也沒有人限制他的人身自由,更沒有發生肢體沖突。

然而,孫夕慶的記憶走向了另一條岔道,伴隨著不堪、惡心、驚恐。他向《南方人物周刊》回憶,特警的出現“打亂了姜輝昌等人的計劃”。先前陸續登場的人,一個個離開,無暇顧及他。

“我就提著包溜出去了,辦公樓里很亂,我從后邊溜了出去,準備開我的奔馳車離開。×!不管用了,車胎被人放氣了,車廂也打不開,我的箱子還在里邊。這個時候,我的一個司機開輛凌志(雷克薩斯)過來,說:孫總,你趕緊上這個車。

我說,你下來,我自己開!我怕是對方的人。我一把拉他下來,跳上車,開到公司門口。有五個人堵著。我半開著窗,說:他×的,不要命了!我一腳踩剎車,一腳搭油門,轟著引擎,嚇唬他們。他們就跑一邊,散開。我跑了出去。

后來,我進了看守所,他們有人也進去了,告訴我說,他們都看了我的相片,要是看到我步行跑出來,就一磚頭悶倒。我想,多虧那位司機開車來,救了我。

我逃了出去,想先到青島。一邊開車,一邊想,我不能從濰坊東口去青島。我從西口轉到淄博,又繞到了南縣,那有一條高速,經過黃島,也能到青島。我怕路上有人堵。看到覺得可疑的車,就繞開。到黃島的時候,我把凌志車一扔,坐了一會兒公交,又換了三趟出租車,坐在后面,防止攝像頭拍到我。

那時候,害怕,一心想著,怎么逃命。我覺得,滿天下都是他們的人,得躲著。回到青島住處,收拾東西,趕緊溜到鄉下去了。

我打車一路往北,沒有目的地,溜到哪兒算哪兒。最后到了煙臺海陽的一個村里。租房子,人要看身份證,我不給,說:一個月多給你500塊錢,你也別看了。就這么租了一套小房子。

邊上有海洋,我天天看石頭,看大海,我想跳下去算了。

待了一個禮拜,我跑了趟北京,想找個中間人,了解了解情況。中間人一開始看我,很同情。結果,他給陸弘亮打完電話,臉色變了。他說,我×,你拿走3個億。

我以為他是我的朋友,但他也是陸弘亮的朋友。我也得溜,招呼都沒打。不溜,怕他把我困住了。后來我才知道,很多人都認為我攜款潛逃了。

我就再不敢找中間人。在路上,我覺得所有人的眼光都是異樣的,舉世為敵。以前,我總是想著美好。因為一直很順,從來沒見過很糟的那一面,經過這一次,再加上后來坐牢、審訊、審判的過程,看的都是丑的一面。

一直到后來剛從看守所出來,看到誰都懷疑。”

孫夕慶稱,自己仿佛走進了香港電影。在董事會上,有股東像黑道老大似的,叉腰罵他:“孫夕慶!你怎么的!你死無葬身之地!”

姜輝昌也把孫夕慶描述成丑與黑的一面。他向《南方人物周刊》記者提供的一段監控視頻顯示:2014年7月29日凌晨4點左右,孫夕慶的外甥劉巖與十來名青年進入濰坊中微辦公大樓,其中有部分人手持斧頭、匕首、刀具,并與保安產生沖突。幾分鐘后,劉巖帶著一小袋東西離開大樓。

當天,劉巖被當地警方拘留,一周之后被釋放。其他青年多有案底在。“孫總當時授權我,回公司取他的股權憑證等材料,這個過程中,可能產生一些沖突,沒有打架。那群人可能是孫總的朋友去幫忙,確實帶了一些不恰當的東西。我也不認識。后來被放出來,因為我有孫總的授權書,且確實不認識那些人,也沒有人員受傷。”

姜輝昌和陸弘亮說,真“黑”的是孫夕慶。“劉巖搶走了公司一個數據硬盤和公章。”姜輝昌認為。這兩件物品至今不見蹤影。

孫夕慶則稱,劉巖在他的辦公室里,什么也沒找到。“三個保險柜、書柜,全給你搬走了。我后來第二份、第三份中微股權協議,都被他們偷走了。”

瓜分?切割股權?

2014年8月6日,濰坊中微在濰坊梧州大酒店召開股東大會。第一大股東孫夕慶缺席,他的律師也沒能進入會場。會議決議顯示,“超過絕大多數有表決權的股東同意解除孫夕慶一切職務,后者不再擔任濰坊中微董事長、總裁、董事等職務。”

作為濰坊中微創始人,孫夕慶徹底出局,雖然他持有32%的股份。據現場參會股東林軍禮稱,會上,一些大股東表示,讓各股東在維爾京成立離岸公司,把濰坊中微資產導出去。“原來孫夕慶32%的股權,大家按比例分。”

濰坊中微一位不愿具名的參會股東,也向《南方人物周刊》描述了類似的會議情節。

“這不是又一輪打土豪分田地嘛。”林軍禮開玩笑道。姜輝昌和陸弘亮否認。林軍禮覺得“不陽光”。之后,他一直謀求退股,在經過多輪訴訟之后,達成愿望。訴訟期間,他申請凍結了濰坊中微銀行賬戶。

“當時確實有股東提議,成立一家公司。分孫夕慶股份?我們大股東很清楚,那事不能做。當時,也是感覺到股東里邊有內奸,因為一些信息,孫夕慶馬上就知道。這只是檢驗誰是奸細。我們幾個大股東知道,沒對外說。這是說,你投錢成立個公司。我說投,沒問題,林軍禮不投,他的股份一直在往回撤,我們就覺得有問題。”姜輝昌解釋。

“我們知道被騙了,就覺得,如果要繼續做下去,他(孫夕慶)還是股東的話,大家都很不愿意。所以大家討論,再做一個新的公司。他的股份拿掉之外,大家同以前的股權比例,再投資,設立一家新的公司,這全部都是合法的,我們當地的政府也都知道。”陸弘亮向《南方人物周刊》解釋,這也是為何在2015年4月成立山東中微光電子有限公司(下稱“山東中微”),并獲得當地政府批準。

姜輝昌稱,因為林軍禮申請凍結了濰坊中微銀行賬戶,導致公司業務運營受阻,股東們為了維持業務,被迫成立新公司。

目前,山東中微辦公地址正是濰坊中微原辦公樓。2015年至2016年,公司新任總經理李明軍等高管,分多批次,讓濰坊中微員工離職,之后與新成立的山東中微簽訂合同。“不簽就走,大部分人都簽了。”一些濰坊中微前員工向《南方人物周刊》介紹這一經歷。

“我們就把技術研發的跟銷售的接過來,然后生產的就留在濰坊中微。”陸弘亮稱,山東中微是技術研發,濰坊中微是工廠。孫夕慶被罷免之后,他接任董事長一職。

不過,在孫夕慶看來,濰坊中微正在被他的對手們一步步掏空。

股東大會之后,孫夕慶自覺無力扭轉局面,失望不已,買了一張機票,去了美國,不準備再回來。他說,自己就像“行將離開大陸的楚云飛”,臨行前總想多看一眼窗外的故土,“以后就不會再看到這個地兒了”。

整個濰坊中微都在傳,孫夕慶卷走了公司三億現金,潛逃美國。

曾經的“明星企業”迅速頹敗,多年幾乎沒有訂單,到今年三月,資金已經難以為繼,無法發工資。

LED芯片誘惑

分歧早已顯現,最后逼走孫夕慶,似乎是一種必然。“最后被逼得沒辦法了。”姜輝昌說。

2002年,孫夕慶從美國回到國內,一直想在LED路燈領域創業,“挑動一個行業”。他缺乏資金,需要找一位合作者。2003年下半年,他通過在美國認識的一名同鄉,結識了在濰坊做貿易和房地產的姜輝昌。

那時候,姜輝昌手有余錢,想做高科技。孫夕慶說,他有LED燈技術。而當時一些政府在引進高科技項目時,常常低價給地。這種誘惑,對于地產商姜輝昌而言,很難抵擋。他們見過兩面,便基本達成合作意向。

兩人去了孫夕慶的上海激光器封裝廠。他們到青島、煙臺等地考察建廠地址。姜輝昌還介紹了當地另一位地產商人李磊。

2004年下半年,濰坊市領導希望為這座“風箏之城”引入高科技公司。

市領導對孫夕慶從事的光電產業感興趣,而且孫做過商業,是清華博士。市領導邀請孫回故鄉投資,也派人去考察他的上海工廠。“市領導的意思就是,你把技術帶過來做就行,政府支持的力度非常大。”姜輝昌回憶。

孫夕慶說自己當時犯了兩個錯誤。“他們需要外資指標,我從美國回來,希望我做成一個外資。答應了。然后就是姜輝昌進來做股東。”他認為這位股東給日后的糾紛埋下了伏筆。

2004年11月,孫夕慶與濰坊市政府簽約,并注冊成立濰坊中微。此前,由于當地政府有外商投資指標,孫夕慶和姜輝昌、李磊通過美國戴芝公司,持有濰坊中微100%的股權。

2004年,濰坊中微成立時,母公司美國戴芝持有其100%的股份

戴芝公司曾是姜輝昌完全持股的空殼公司。孫夕慶以技術和上海工廠部分設備入股,占戴芝34%股權,姜輝昌和李磊各自向戴芝投資3000萬元人民幣,分兩批注入,各占33%股權。孫夕慶擔任中微董事長兼總裁,其他股東不在公司任職。

“濰坊市高新區政府給濰坊中微提供廠房和部分生產設備。”高新區經濟發展局副局長韓敏介紹。據悉,這些廠房價值1000萬元,當新公司未來完成1500萬稅額之后,將獲得1000萬元返稅。孫夕慶說服了7名海歸博士加盟濰坊中微。

2004年10月31日股東會議紀要

2005年,濰坊中微開始正式生產。最初幾年的產品只有激光器,這是孫夕慶原來在上海的業務。

“激光器是光通訊的一個關鍵的元器件。我們實際上做的就是組裝,把芯片封裝。芯片、帽等元件都是買的。沒有想象中那么高科技。”姜輝昌沒有看到孫夕慶所說的芯片生產,不過,激光器銷量一直在增長。

孫夕慶一直聲稱想做LED芯片。這是LED照明的核心部件,附加值高。2005年,他通過自己的關系,為濰坊中微購置了一臺價值百萬美元的LED芯片關鍵設備。后來,他又用濰坊高新區政府提供的資金,購買了一臺同樣的設備。

姜輝昌看到了新希望。LED芯片生產線上,每天都有人在工作,但一直到孫夕慶2014年離開公司,也沒能出產合格的芯片。

在之后幾年,激光器業績持續增加,孫夕慶又推出光通訊和LED路燈,濰坊中微發展迅速。他甚至多次登門拜訪,說服中興通訊采購自己的光通訊產品。

孫夕慶在2000年就開始想把LED照明商業化。2005年,LED燈開始對傳統燈有了優勢。他決定生產LED路燈。

2006年3月,濰坊中微與濰坊市政府合作,在北海路安裝了400盞LED路燈,號稱是世界上第一條完全采用LED照明的城市主干道。

孫夕慶在LED路燈領域聲名日隆。在隨后幾年,他先后引入了多名投資人。無一例外,這些投資人對濰坊中微產生興趣,都是因為那兩條LED芯片生產線。

公司成立不久,孫夕慶便把新項目介紹給他的高中同學曹學良。曹學良帶著朋友郭建一起去見孫夕慶。郭建稱,孫夕慶帶他們參觀濰坊中微廠房。之后,曹學良和郭建分別投資2500萬元,兩人各占10%的股份。

2010年,陸弘亮看好LED市場前景,得知孫夕慶的公司準備上市,且擁有兩條LED芯片生產線,認為這個項目可以期待,在2010年向濰坊中微投資了440萬美元。 他曾是UT斯達康公司董事長,以小靈通聞名于商場。

“陸弘亮是我找來的投資人,為了稀釋姜輝昌的股份。”孫夕慶向《南方人物周刊》透露。此時,兩人之間已經出現細微裂痕。

公司業績一直在增長,卻從未分紅,姜輝昌作為濰坊中微最早的股東,對孫夕慶頗有微詞。LED芯片研發多年,一直沒有產品,也讓他有所抱怨。

撕裂

遭遇罷免之前,孫夕慶和股東積怨已久,部分股東對他充滿懷疑。

2009年,國內LED路燈市場逐漸成熟,孫夕慶早早搶灘登陸,讓濰坊中微占得先機。據孫介紹,2010年,這家公司已經獲得三座城市的LED路燈訂單,全年凈利潤接近1000萬元。

2009年,山東濰坊,中微光電子(濰坊)有限公司LED生產線一角

陳希和在2009年左右加入濰坊中微。在他的記憶中,2009年到2010年,公司業務繁忙,員工需要經常加班,不過待遇不錯。“訂單一直在增長。”

為了支持濰坊中微,濰坊市政府甚至要把全城的LED路燈安裝項目交給中微。資本市場也開始關注這家公司。

濰坊中微的股東們,也希望跟隨行業發展的潮流,完成上市,落袋為安。2011年,孫夕慶和陸弘亮在世界各地尋找知名投行,開始準備上市。

“中微是國內LED通用照明行業第一家公司,做了第一條主干道、第一座城市,在行業標準還沒制定時,去美國上市,能很好地講故事。”孫夕慶稱,與美林證券這樣的國際知名投資銀行合作,濰坊中微的股票將會行銷到全世界。

據孫夕慶介紹,美林證券和Piper Jaffray曾給中微估值19億美元。盡管他有些吃驚,但仍愿意相信這個神話。“全世界有兩萬座城市,拿下5000座,我們就可以打出一個跨國集團。”那一年,他經常說這句話。

股東們聽到這樣的反饋,興奮不已。“都在算自己多少點,幾千萬美金。”孫夕慶稱。

不過,拿下全球5000座城市和上市夢一樣,最終破碎了。孫夕慶把上市失敗,歸咎于中國公司在美國資本市場遭遇的劇變。

2011年初,中美橋梁資本有限公司因涉嫌過度包裝上市公司,遭美國證監會(SEC)調查。就像多米諾骨牌,隨后,多家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被渾水機構做空。從3月到5月,先后有18只“中國概念股”被納斯達克或紐約交易所停牌,4只股票被勒令退市。

“濰坊中微今天的遭遇就是因為這個。”孫夕慶后來向《南方人物周刊》說。陸弘亮并不認可這樣的解釋,他認為,業績不理想才是中微上市失敗的根本原因。

“只要是好公司,就可以上市。投資銀行說,我們的銷售額不夠,不符合美國上市條件。我們應該要承認。不夠,就要做好一點,我們還有信心,一定可以做得更好。濰坊政府也一直認為這是一個好項目,將來可以上市。政府給了很多支持,很多高利潤的合同。”陸弘亮說道。

這一年,為了上市,孫夕慶聽從美林證券的建議,砍掉光通訊業務,放棄了大客戶中興通訊的訂單。他稱:“中興最初一個月訂單500萬,如果我繼續做,擴大規模,一年幾億沒問題。但是美林認為,光通訊是舊東西,上市沒故事。”

“到2011年的時候,做LED路燈的企業多了,但市場需求增量不大,訂單非常難拿。”姜輝昌介紹。這一段時間,包括飛利浦在內的一些知名公司,相繼退出這一行業。

在經歷了2009和2010年的頂峰之后,濰坊中微的訂單出現明顯下滑。“那時候,濰坊市政府的訂單做完了,他(孫)已經接不到什么單子,甚至濰坊下邊縣城的單子,也沒接到。大家心里都很著急。”郭建稱。

孫夕慶也開始嘗試改變,革新經營模式。準備上市期間,他見過不少投資者和企業家,見識了很多商業模式,慢慢發現了一套運作模式。

“理想的模式,只要有一個樣板工廠就行,我每年賣一次樣板。我在各地和別人組建合資公司,我的研發部門提供標準化的產品、技術,合資公司生產、銷售。我原先為了訂單,各城市跑,受不了。我就是要消滅這種模式,不需要銷售總監。”

2012年末,他開始在江蘇常州試驗這種模式。他找到了當地企業家莫建清和上海商人樂成文等人,成立常州中微光電子科技有限公司。濰坊中微以技術入股,占股20%。之后,孫夕慶先后在營口、臺州、齊齊哈爾等多座城市,復制這一模式。與此同時,他取消了公司的營銷總監崗位。

孫夕慶認為,他找到了以小錢撬動大錢的杠桿,這是一種長久模式。不過,他并沒有跟股東們交流這種調整。“不在一個世界里頭。”他說,對股東已經失望。

過去,他每次嘗試新模式,股東們看不懂,反對。“股東們只關注桌上放著的,看得見的錢。他們覺得,你該去跟政府要政策。”在他看來,在常州模式中,股東們看到的是自己把技術、品牌給了別人。“一些人覺得公司完了,因為我把營銷總監這樣的高管都解雇了。”

在商業社會中,分歧、矛盾總是伴隨著利益分配而生。當投資人沒有得到自認為公平的的回報,或者看到這種可能性,裂痕便出現了,難再彌補。孫夕慶與姜輝昌、陸弘亮和郭建等股東之間的裂痕越來越深。

陸弘亮稱,2011年,濰坊中微的現金流為正數,但是到2014年,現金沒了,開始從銀行借錢。“我們都不相信為什么我們還要從銀行借錢。我們(其他股東)都不知道他從銀行借錢,沒有通過董事會。這是不合法的。”

“2014年以前中微發展是比較好的。他們股東發生矛盾時,我們確實有過勸和的努力,但后來涉及多起訴訟,就沒辦法再勸了。他們后來也沒有再找我們。”高新區韓敏副局長介紹。

被抓

孫夕慶雖然躲到了美國,但是關于他的“謠言”不斷從國內傳來。“孫夕慶私吞中微資產”、“孫夕慶挪用公款”、“孫夕慶涉黑”……

他忍受不了。“我一分錢沒拿,怕什么?”在美國幾個月,他仔細理了一遍自己過往的交易,“自信沒有任何事”,而且覺得國內風聲也小了。

2014年11月,孫夕慶經香港、深圳,回到青島。此時,他并不知道,姜輝昌等人已經在9月10日向濰坊高新區公安局報案,指稱他涉嫌職務侵占和挪用公款。

回國之后,孫夕慶以股權糾紛為由,向濰坊當地法院起訴濰坊中微及其子公司維爾迪,凍結了維爾迪公司部分銀行賬戶。在此之前,林軍禮也向法院起訴濰坊中微及其母公司戴芝,并凍結了濰坊中微大量賬戶。

“他偽造了四份合同,向法院申請凍結了中微所有賬戶。”姜輝昌稱。廣東南天司法鑒定所提供的鑒定意見顯示,孫夕慶代表濰坊中微及戴芝公司與股東林軍禮簽訂的《補充協議》,落款時間為2014年6月,實際簽署時間在當年8月6日之后。姜輝昌認為這是孫偽造合同的證據。

起訴濰坊中微的同時,孫夕慶另起爐灶,和朋友李崇九、林軍禮等人創辦了青島九龍光照明有限公司,業務與濰坊中微完全一樣,且帶走了濰坊中微的一批老客戶。

這些舉動徹底激怒了濰坊中微的新管理層。姜輝昌等人不斷向當地公安舉報孫夕慶涉嫌違法。

2015年2月3日上午9點,青島城陽區,孫夕慶開車剛從住處出來,被來自濰坊的四名便衣警察攔住。

根據孫夕慶的回憶,便衣搜查了他隨身攜帶的電腦包,拿走了一萬美元現金、一部Mac Air電腦和兩部iPhone手機。警察向他轉達了姜輝昌提出的三個條件:無償轉讓濰坊股權;撤銷兩個民事官司;去美國,永不要再回來。孫夕慶不答應,被警方刑事拘留。

當天傍晚,孫夕慶被帶往濰坊。一個月后,被濰坊高新區人民檢察院正式批捕。同時,常州中微負責人樂成文同案被捕。2015年11月,孫夕慶被當地檢方提起公訴,被指控涉嫌虛開增值稅發票罪和職務侵占罪。

《南方人物周刊》記者曾經就此試圖采訪濰坊市高新區公安局,負責接待媒體的政工部門工作人員表示:“目前還沒有結案,我們不是具體負責這個案件的警察,詳情也不知道。”

孫夕慶稱,他被抓時,警察搜查了他的住所和新公司。不過,他狡兔三窟,在青島有多個窩。去美國之前,他已經把所有重要資料、證據,分別藏在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朋友手中。他怕賬戶被凍結,還把所有的錢提前轉移。“趕緊處理,該送人送人。我最值錢的是什么,腦子。”

114次庭審

2017年7月11日,濰坊高新區人民法院對孫夕慶、樂成文案作出一審判決,認定孫夕慶、樂成文均構成虛開增值稅發票罪,二人均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,并處罰金。孫夕慶最初被指控的職務侵占,法院認為證據不足。

法院認定,濰坊中微和常州中微虛開發票1346萬元,所涉及的金壇項目等開票時尚不存在,作為兩家公司的法人代表,孫夕慶和樂成文均參與了這些違法行為。

孫夕慶不服判決,提出上訴。公訴方濰坊高新區人民檢察院也提出抗訴。2017年12月,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撤銷原判,發回重審,二審持續兩年。

從2015年到2019年,孫夕慶案總共歷經114次庭審。開庭次數繁多,主要是因為缺乏關鍵證據。公訴方提交證據,被推翻,不得不補充新證據,如此循環多次。

據樂成文稱,2012年12月,孫夕慶為了增加當年濰坊中微的業績,代表濰坊中微與常州中微簽訂了一份“常州金壇路項目路燈采購合同”,并依據合同為常州中微開具了八百余萬元增值稅專用發票。常州金壇路項目原計劃在2013年實施,但因為手續未全,一直沒能開工。

2014年1月,常州中微向濰坊中微采購了南通海門項目一期燈具,價值1200萬元。交易完成后,常州中微向時任濰坊中微副總經理張彥偉索要3000萬元發票,包括這一項目后期所有發票。最終,濰坊中微給前者開具了2300萬元發票。

這兩次提前開具發票的行為,成為孫夕慶涉嫌“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”的主要依據。濰坊高新區人民檢察院指控:孫夕慶和樂成文串通,為常州中微分兩次虛開3683萬余元發票,用于抵扣稅款535萬余元。

孫夕慶案一審總共庭審28次,大多集中在孫夕慶是否虛開了增值稅發票上。二審開庭一次。重審庭審85次,“54次在審稅的事情”。他最初被指控通過違規轉賬、報銷等方式,非法侵占公司財產共1292萬余元,則因證據不足,作罷。

“一審沒弄明白,就判了我們。重審很多時候都跑題了,跟案件沒有本質關系。各方也一直爭執‘什么是虛開增值稅發票’。”孫夕慶介紹。

2018年12月4日,最高法發布一份指導意見,提出:不以偷逃稅款為目的,客觀上未造成國家收入損失,不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。在這之后,案件審理終于進入正題:確認濰坊中微是否已經完稅。

“我一開始就說已經納稅了,但公訴機關沒去調交稅證據,直到重審第80次,才從國家稅務局征調來完稅憑證,證明我們納稅了。他們說提前開票,也只是最后因為他們搶了公司,有些貨沒發完。”孫夕慶回憶,直到有了完稅證明,案件才有了根本性進展。

重審期間當庭播放的一段電話錄音顯示,濰坊中微前總經理張彥偉曾找到樂成文的家人,希望說服樂成文指證孫夕慶犯罪:“那邊就是想把責任推給孫夕慶就行。等著樂總一說就報批孫夕慶。批捕以后,還有一百多天,各種東西慢慢查去。”

案件審理越往后走,證據對孫夕慶越有利。

2019年5月4日,原本是最后一次開庭,宣判。但法院告訴孫夕慶,開庭取消了,讓他5月10日去取判決書。“我當時心里已經有數,不會判有罪,也不敢判無罪。”孫夕慶后來說。

最終,在馬拉松式的審判之后,濰坊高新區人民檢察院在今年5月9日撤回起訴。8月12日,檢察官向他宣讀《不起訴決定書》。樂成文也同樣被撤訴。

北京一名律師介紹,孫夕慶案屬于“證據不足,不符合起訴條件”,在法律上屬于“存疑不起訴”。孫夕慶應立即釋放,并有權申請國家賠償。

檢察院不起訴決定書

去年8月,孫夕慶已獲準取保候審,在押三年半之后,重獲自由,但直到收到《不起訴決定書》,才意味著他真正自由了。

他心中充滿不甘,希望公訴方能消除這個案件對他的影響。如果不能,他或許會再往前走一步,“告濰坊高新檢察院。”

“我是個有文化屬性的人,這個事搞得我沒有尊嚴,我要有尊嚴地活,我不清算你。”孫夕慶向《南方人物周刊》說道。8月20日,他向審理法院申請國家賠償,并獲得受理。

目前他還在起訴濰坊市高新區經濟發展局,指稱后者在審批濰坊中微2014年公司章程修改時,存在程序問題。“我們依舊準備好證據和答辯狀,我們在審批完全合法,不存在問題。”韓敏副局長稱。

最近一段時間,除了為申請國家賠償的事情奔跑,孫夕慶也在籌劃新的創業項目。盡管在看守所待了三年半,也幾乎失去了自己創辦的企業,但他依舊野心勃勃:希望挑動一個行業。

這是一個美容項目,他稱之為“生命之光”。他希望通過手機攝像頭,捕捉、分析皮膚細胞數據,結合人工智能,運用光譜做美容。

“我第一張牌是去做照明,可以實現節電;第二張牌,我要把IT接進去,叫智慧燈,這是最后一張牌。”孫夕慶說,盡管有一些不如意的事,但他相信“在這個國家還是能做成事情”,自己還有機會“賺大錢”。

老對手姜輝昌則認為孫夕慶沒有未來。“作為一名科學家和工程師,他是很厲害的。”不過,他不希望還有投資者重走自己的路。

(實習生聶陽欣、李艾霖、宮健子、杜莉華和呂品對本文亦有貢獻。為保護受訪者,文中陳希和采用化名。)

網友評論

文明上網理性發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

    關于我們 | 廣告招商 | 誠征英才 | 免責聲明 | 聯系我們 | 客戶服務

    監督電話:2998778 新聞熱線:0536-2998776 廣告熱線:2998773 網站/軟件:2998772 客服熱線:8236889

    版權所有 ? 山東天澤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濰坊傳媒網 濰坊市廣播電視臺 地址:濰坊市勝利東街85號廣電大廈 郵編:261061 魯ICP備09021188號 魯公網安備 37070002370756號

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

    濰坊傳媒網www.zxuuhe.tw
    魯公網安備 37070002370756號
    愛濰坊 打開
    股票软件定制李玲 考研企业管理哪个学校好 股票融资软件_杨方配资开户 萬赢在线配资 股票融资工具ˉ杨方配资 中国合法的配资平台 快乐时时彩 迎客松配资 现在最火的理财平台 场外配资合同是什么 日本女优飞机杯 浙江飞鱼 好配资 免费股票推荐群有什么企图 工商管理学硕好考吗 新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